易到面临第三次易主,曾两次卖身未摆脱乐视牵连,债务飙升至50亿
2018-08-21 11:01:13
  • 0
  • 0
  • 0

来源:AI财经社

原标题:易到面临第三次易主,曾两次卖身未摆脱乐视牵连,债务飙升至50亿

2018年8月9日,“致力成为中国高品质品牌全渠道第一股”的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与自然人王菲、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赫美集团拟受让后者所持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相应股权,王菲、中泰创盈还将促使东方车云其他新增股东向赫美集团转让所持股份。

随后发布的《关于公司签订合作意向协议的补充公告》显示,标的公司东方车云主营业务为网约车业务,旗下拥有中国第一家专业提供在线约车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该“中国第一家在线网约车”品牌即是“命途坎坷”的易到用车。

据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目前王菲为东方车云法定代表人,持股33.82%,北京中泰创盈持股20%,持股量位居第三。消息一经公布,8月9日、8月10日、8月13日,赫美集团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易主或成定局,影响力超出股市,易到用车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市场份额不断降低,用户体验多差评

8月16日,易到官方账号发表微博庆祝本品牌在2018年世界移动互联网大会上“荣膺年度最佳出行类平台”。奖牌喜人,数据忧心,事实上易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的市场表现并不乐观。

2018年4月,新经济行业数据挖掘和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2017-2018中国网约车行业研究专题报告》显示,2017年到2018年中国网约专车活跃用户分布中,领头羊滴滴(专车/快车)占比63%,首汽约车占比8.5%,神州专车占比7.2%,而易到用车仅占5.1%的份额。

此外,根据大数据分析公司易观于8月16日公布的最新数据可知,2018年7月,滴滴出行用户活跃度高达12088.2万,位居同类第一。嘀嗒出行月用户活跃用户达890.8万,曹操专车和首汽约车月用户活跃度均为251.3万,神州专车月用户活跃125.2万,但在移动APP月活跃用户top1000排行榜上,不见易到用车身影,以排名1000位的app活跃度数据参考,这意味着,易到7月的月活跃用户数不足107.3万。

惨淡的数据背后折射出易到面临的种种问题——用户打车难,司机提款难。社交网站上不少用户都在吐槽“用易到不易到”,不仅打不到车,先前充值的账户余额还无法取出。与此同时车主也再三遇到“无法提现”的问题。最近一次的纠纷即是7月27日,易到声称因乐视隐瞒巨额债务并单方面发起诉讼致使平台用于车主提现的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对车主正常提现造成影响。

如是种种,使得易到处于用户流失、市场份额萎缩的恶性循环中。丝毫看不出,如今渐显落魄的易到曾是中国网约车的鼻祖。

定位中高端市场,坚持不打补贴战

曾经的易到,无限风光,用创始人周航自己的话来说:“2014年前,整个中国叫车领域都是我们的,其他人都是跟在我们后面才做起来的。”

2010年,有感于打车难的周航创立易到,也由此成为中国首家互联网预约车服务平台。成立之初,易到的定位是面向“中高端市场”,从商务租车入手,用户是中国高收入阶层,重视时间成本,愿意用金钱替代时间上的消耗,与此同时,司机也要做到“温和有礼,谈吐不凡”。

彼时的移动客户端远不及今日之普及,初创的易到最原始的调度模型还是电话和网页。对于没有智能手机的传统汽车租赁行当,易到自费为司机装配GPS定位硬件。

和首创的头衔相对应,易到也承担着教育市场的重任,2011年,易到推出了“打车小秘”——无需下载,通过微信平台即可进入H5打车页面,完成全部操作。然而效果不尽如人意,“在烧了一两百万美元后”,周航意识到了“战场的激烈”,选择退出。“易到还是擅长做中高端市场”,周航事后总结道。

2012年,滴滴、快的相继出现,为抢占市场,各家掀起价格战。这种依靠补贴赔本赚吆喝的做法并不符合易到的定位。易到的价格总比普通出租车还高三到四成,对此周航将此归结于自己对“完美”的追求:“我要的是那个完美的人,那个不完美嘛。如果你定低价了,就是赔钱,商业模式上做不下去,它不是一个正常合理的可持续的商业。”周航如是向媒体说到。

2013年4月,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1千万美金的A轮融资;2014年1月,滴滴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其中中信产业基金出资6000万美金、腾讯集团投入3000万美金……在资本相继注入网约车市场的大环境下,易到终究败下阵来。

首次易主,成也乐视败也乐视

2015年10月,彼时风光无限的乐视以7亿美元收购易到70%的股份,成为控股股东,当时有人将乐视的入股誉为“互联网逆转神话”,据内部人士透露,在乐视入股前一个月,易到的订单量只有2万,相当于同时期滴滴日订单的350分之一。而随着乐视资金的注入,价格不再是易到的短板,“充多少送多少”的大力补贴加之易到本身的高质量,使其迅速回归专车行业第一梯队,在2016年的用户活跃数据中,易到紧随滴滴,与Uber持平。

资本的注入也加速易到的发展,易到受到资本加持也受到资本牵制。随着乐视系问题的暴露,易到再受打击。2017年2月起,易到接连被爆出司机提款受阻等问题,线下维权事件频发。站在风口浪尖上,周航发表公开信将矛头直指乐视——“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周航的这次发声“不成熟”,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恰是乐视与易到难以调和的矛盾显露。“周航主导下的易到崇尚稳健与品质兼具的发展模式,而贾跃亭率领的乐视充满了激进和冒险精神格格不入。对于一个平台来说,拥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是长远发展的关键。乐视控股下的易到,没有了自主性,更多地被资本方牵制,导致在决策、运营等方面出现分歧,日积月累最终爆发。” 谈及乐视与易到的此段“联姻”,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新金融观察》的记者如是总结。

2017年4月29日,易到官方公告表示,将于5月份解决司机提现问题,但直到5月的最后一天,提现还未解决,易到再发声明,在允诺“解决司机提现问题”的同时,表示还将致力于“推进新一轮融资”,股权变更与提现进程紧密相连,牵动着司机的心。6月28日,贾跃亭在股东大会上坦言“资金问题比想象中严重”非上市体系进账的90多亿元难以补足短缺。当天下午,易到便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于近日变更控股股东,宣告与乐视的决裂。

二次易主韬蕴,“接锅侠”努力去乐视化

韬蕴资本顶着“接锅侠”的帽子从乐视手中接下易到。据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这家成立于2014年11月的公司,注册资本高达2亿,是蓝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75%。但其主营范围与出行毫不相干——投资管理、资产管理、投资咨询。

在谈及为何接手时,韬蕴资本CEO温晓东表示“没有任何一个约车平台经历过这么多变故,团队经过千锤百炼之后,是易到的宝贵财富”,“他们肯定会知耻而后勇,以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温晓东坚信。

但接盘后韬蕴资本的第一步大动作是“清洗团队”。 CFO任汝娴、CTO袁斌、法务VP刘晓庆、HRVP马冬向等原有团队核心成员陆续递交辞呈,去乐视化态度明确。虽然多有言论分析韬蕴的接手实为“股权变债权的无奈之举”。此前,韬蕴资本已在乐视体育、汽车、手机等乐视系公司上押注数十亿资金。 但彼时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自信表示未来还要投入20多亿。

目前看来,20亿投资的豪言并未生效,乐视沉疴资金问题也仍未根除。7月20日,易到发布公告称“在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介入易到后,发现易到整体负债由乐视承诺的20余亿元飙升至近50亿元。”7月27日,易到再发公告,称“因乐视向易到隐瞒巨额账单并发起诉讼,车主提现账户于7月20日被法院诉前保全冻结,将开通新的提现账户接入现有提现体系,具体时间以公告为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